什么样的女人,会被男人宠爱一辈子?



苍茫的大海,翻滚着白色的浪花,从天边滚滚而来。


一艘开往苏黎世的豪华邮轮“海洋之梦”,此时正行驶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。


船尾的甲板上,站着一位上海姑娘沈瑾萱,她是苏黎世大学的中国留学生。


刚过完寒假,她的家境并不富裕,可是她很努力,努力的好处就是,她可以被学校保送至苏黎世留学,而在异国的第一年,她就拿到了一笔丰厚的奖学金,另外还附赠两张往返苏黎世的豪华邮轮船票,并且是豪华套房。


肆意的海风吹乱了她的长发,她伫立在甲板上已经有二个多小时。


天色渐沉,寒风愈发张狂,她拢了拢外套,双手插进口袋,转身离开了甲板。


豪华套房里空调温度适宜,吸了吸冻得发麻的鼻子,她把外套脱下,洗了个热水澡,然后躺到宽大柔软的大床上,准备美美的睡一觉,过了今晚,她就可以顺利抵达苏黎世,继续着她循规蹈矩的留学生涯……


深夜,她睡得正香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
疑惑的起身,她披着外套去开门,门一开,突然闯进一个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按在门上,捂住她的唇,声音沙哑的说:“别怕,我被人追杀了……”


她惊恐的打量眼前的男人,倒抽一口冷气,惊魂未定的发现,他的胸前殷红一片,显然是受了很严重的伤,伤口处的血液似玫瑰汁般往外流。


唔……唔……


她用眼神示意,先放开她再说,男人短暂思忖后,选择了相信她。


“你不要出声,我不会伤害你,我就住在你隔壁,现在我很危险,外面有一帮人正在四处找我,若你替我掩护过了这一晚,救命之恩将来我必当涌泉相报!”


沈瑾萱从最初的惊恐中慢慢的镇定下来,她点头:“好,你跟我来。”


她从随身携带的行李中翻出一小盒药箱,出门在外,跌打损伤这些东西少不了。


解开男人衬衫的纽扣,她松了口气,幸好是刀伤,若是枪伤,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
熟练的拿消毒水替他清洗伤口,然后洒上厚厚一层云南白药粉,最后拿绷带绕着他结实的胸整整捆了三圈,直到伤口不再流血为止。


“他们等会可能会找到这里,这些东西要清理掉。”男人指了指地上染着血的一堆纸巾,还有他的外套。


沈瑾萱迅速把纸巾捡起拿到卫生间的马桶里冲了下去,然后把他血迹斑斑的外套锁进了她的密码箱。


刚整理好这一切,外面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枪声,整艘油轮沸腾了,即使关着门也能听到外面惊叫声一片……


“他们行动了!”男人冷俊的脸庞骤然变色,沈瑾萱焦急的说:“那你快藏起来。”


可是往哪藏?环顾整个房间,虽然是豪华套房,能藏的地方却几乎没有!


男人准备到洗手间躲一躲,却被她一把拉住:“不行,那里太不安全。”


杀手若想找人,洗手间绝对是他们不会放过的搜查目标。


可是阻止了又怎么办?她还有更好的地方替他掩护吗?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,枪声触耳惊心,情急之下,她迅速把他拉到床边,艰难的说:“我们假装恋人吧……”


她的意思,男人不会不懂,只是他很震撼,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孩,竟有如此侠义行为。


“我可能是个坏人,你就这么相信我?”他实时提醒。


“来不及了,先上去再说!”


沈瑾萱率先钻进被子里,男人短暂的错愕后,也跟着躺了下去。


原本平淡无奇的夜,就这样突然多了一个陌生男人躺在身边,她紧张的手心冒汗,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……


“其实这样并不能蒙蔽他们的眼睛。”


男人不忍心的开口,沈瑾萱一愣,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
内心苦苦挣扎,贞洁与正义对峙,最终,她选择了后者,起身,颤抖的脱掉上衣,她半身赤裸的躺了回去,脸颊瞬间红到了脖子,这是第一次,她在男人的面前衣不遮体,而且,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。


砰一声,房门被踢开,一帮像土匪一样的人闯了进来,他们个个人高马大,手里高举着枪,穿着黑色西装,戴着黑色墨镜,满脸杀气的扫向床上的人。


几乎是在同一瞬间,沈瑾萱翻身压在了男人的身上,双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肩膀,把脸贴在了他的脸上,假装两人正在亲热,被子外故意漏出了赤裸的后背。


“妈的,撞到人家的好事了……”


一名杀手戏谑的大笑,紧接着,其它几个人都笑了。


“给我仔细的搜。”


沈瑾萱故意假装受到了惊吓,惊慌的抱着身边的男人,值得庆幸的是,那几个杀手连床底都搜了,唯独没有掀开被子,给她们保留了最后的尊严。


“没有,下一间!”


一声令下,杀手们陆续走了出去,房门还开着,一股股寒流侵入了她的骨髓……


心砰砰乱跳,身体如同被火燃烧,血液里流窜着一股奇妙的感觉,她尴尬的捡起地上的外套,赶紧将自己包裹进去,视线不经意的睨向身旁的男人,却发现他,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深邃的目光满是隐忍,以为他是被吓到了,孰不知,这是男人最原始的反应……


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鸣笛声,他迅速坐起身,感激的说:“我的人来了,我得马上离开,后会有期!”


他把脖子上戴着的一块成色极好的玉用力扯下来,放到她手中说:“感谢你的救命之恩,以后有什么困难拿着这个来找我!”


利落的穿好衣服,他打开窗户跳了出去,沈瑾萱征征的望着手中的玉,转眼之间,那个人就不见了,在她还没有分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,闭合的窗再次被推开,刚才消失的男人又回来了,他匆匆嘱咐她:“记住我的名字,苏黎世慕氏家族慕煜城!”


沈瑾萱如梦方醒,疾步奔出套房,奔向甲板,远处辽阔的海面上,一艘游艇已经远去,她微微叹息,不过是萍水相逢,多年以后,谁又能记得谁……

二年后


班霍夫街,星巴克(starbucks)咖啡厅。


夕阳的余晖照亮了半边天,沈瑾萱换上工作服,精神抖擞的开始进入工作状态。


她做的是收银工作,对于学经济学的她来说,再简单不过的事。


七点刚过,是咖啡馆最忙的时候。有七八个人排队等咖啡。


“一杯蓝山,一杯无糖黑咖啡。”


对面的老先生用中文跟她说,她点头,笑容可掬的回答: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
“一共九十五元。”


等老人付钱的空档,她的视线随意的往队伍后面望了望,蓦然间,一抹俊挺的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
“请找零。”老人递给她一张百元大钞。


视线紧紧追随那抹身影出了咖啡厅,一瞬间陷入了恍惚,完全忽略了面前还有长长的队伍。


“小姐,请找钱。”


老人再次提醒,她回过神,抱歉的点头:“不好意思,我马上找给您。”


刚才的那抹背影即陌生又熟悉,似乎在哪里见过,她一时脑子乱轰轰的,以至于工作开始心不在焉。


“多找了五十元。”


面前的女顾客把多找的钱递给她,来这里消费的人,素质向来较高。


那抹身影还在门外,只是背对着她,看不清他的脸庞,沈瑾萱突然想起一个人,拨腿就往外面跑,引来了排队的顾客一阵怨声载道……


“瑾萱,你干什么?!”


咖啡厅领班赵丽娜一把拉住她,指了指收银台:“你在工作知不知道!”


“娜姐你帮我顶替一下,我有急事,马上回来。”


她说完疾步跑出了咖啡厅,站在熙熙攘攘的马路旁,眼前的车流川流不息,可是那抹身影,却已是寻不见。


是错觉吗?为什么在两年后的今天,她会有这样的错觉?


颓废的回到咖啡厅,调整状态,重新用笑脸面对每一位顾客。


快下班时,赵丽娜来到她身边,意味深长的问:“老实交代,今晚为什么突然跑出去?”


她尴尬的低下头:“没什么,看到了一位似曾相识的人。”


“慕煜城是吧?”


震惊的抬起头,沈瑾萱一脸错愕:“娜姐,你认识他?”


“我怎么可能认识,只是习惯了这里的女服务员对他犯花痴,你不是第一个见到他失控的人,所以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老板的,只是……”


赵丽娜故意停顿,戏谑的调侃:“下次见到美男一定要镇定。”


“不是这样的,其实……”


沈瑾萱正想解释二年前的事,却不料被赵丽娜打住:“行了,别解释,我懂。”


说完,她俯耳过去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:“ 一句忠告,听不听在你:别对他抱有任何幻想,他从不多看女孩子一眼。”


夜色如浓稠的墨砚,深沉得化不开……


沈瑾萱下了最后一班公车,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,步行着往学校的方向走去。


今晚,若不是无意中撇见那抹熟悉的身影,或许她已经忘记,两年前,曾经和她有过肌肤之亲的那个男人。


没有人会把自己偶尔做的一件善事一直铭记在心里,她,亦不例外。


回到宿舍,她打开密码箱,取出一件男人的外套,当年的血迹已经被清洗干净,虽然从未想过还有碰面的一天,可是这件外套,她却一直保留着。


那一夜惊险异常,她没有问他为什么被人追杀,他也没有问她叫什么名字,或许这二年,他和她一样,早已经忘记了那一场萍水相逢的邂逅……


打开电脑,她在百度里输入慕煜城三个字,然后点击搜索引擎,很快,资料显示了。


一行行的往下看,原本平静的脸庞渐渐不再平静,她就像在访问一个传奇人物,被他显赫的身家背景震慑住了,当她看完所有的内容,归根结底的总结出,他是一个即神秘又复杂的商人,有钱有势,却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
沈瑾萱长长的舒了口气,庆幸自己今天没有与他交集,她不知道原来他是华人首富,慕氏家族的独生子,在她白纸一样简单透明的人生里,他,离得实在太远……


即使今天追上又怎样?让他兑现当初的诺言,涌泉相报她的救命之恩吗?


那只有贪婪的人才做的出来,她沈瑾萱不是这样的人。


思忖再三,第二天,她决定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物归原主。


“咦,瑾萱,你要寄东西呀。”


同宿舍好友张美丽好奇的凑过来问,张美丽和她一个系,也来自中国,只不过,她是北京人。


“恩。”她淡淡点头。


“怎么是一件男人的外套?你男朋友的?”


张美丽颇为诧异,她想以她和沈瑾萱的交情,如果丫的有男朋友,她不会不知道。



“不是,一个普通朋友。”

沈瑾萱手伸向口袋,犹豫了半天,才从里面摸索出一块价值不菲的玉,拽在手心,脑海里浮现出那一晚的情形,他把玉放到她手中,叮嘱将来有任何困难都可以去找他,可是,她会有困难吗?还有半年,她即将毕业,离开这个生活了三年,却依旧陌生的国家。


同一个城市,二年来,都不曾遇见,更何况将来,不在同一个国家。


打定主意,她把玉放进了外套的口袋,然后,封箱,按照昨晚从网上抄下来的地址,寄给了那个曾经一起睡过的男人。


……


慕氏商业大厦。


金碧辉煌的办公厅内,慕煜城正埋头看一份文件——


“慕总,这里有一份你的快递,上面写着需要你亲启。”


慕煜城低垂着的长长睫毛动了动,淡淡回答:“你打开就行了。”


“好。”高宇杰点头,他既是慕煜城的贴身保镖,又是他最亲信的人,所以,很多事都可以代劳。


“只是一件外套。”高宇杰目光诧异的睨向对面有着精致绝美五官的男人。

慕煜城猛的抬起头,一看到高宇杰手里拿着的衣服,他腾一声站起来:“这是谁送来的?”


“是邮寄过来的,从这邮戳上看,应该是苏黎世大学。”


慕煜城接过高宇杰手里的外套,若有所思,表情异常凝重。


“是她。”


高宇杰诧异的挑眉:“你是说二年前在船上救过你的那个女孩?”


“恩……”


“可是她为什么不亲自送给你,反而要用邮寄的方式呢?”


这也是慕煜城想不通的,当年他跟她说的很清楚,有困难随时都可以来找他,也说了自己的名字,唯一遗憾的,是忘记了问她的姓名,这二年,他让高宇杰查了很多次,可仅凭模糊的外貌描述,想在苏黎世这么大的城市里找出一个人,也并非一件易事。


当一次又一次听到失望的答案后,慕煜城想了很多种猜测,其中最合理的莫过于她只是一个游客,两年前就已经离开了这里。


此刻,手里这件衣服让他推翻了之前所有的猜测,他迅速命令——


“宇杰,你准备一下,我们去一趟苏黎世大学。”


“好。”


高宇杰走后,慕煜城凝视着外套,再次陷入沉思,他突然想到什么,赶紧把手伸向外套的口袋,果不其然,摸出了当初他交给她的信物,慕家的传家之宝翡翠玉,当年,她愿意舍弃贞洁替他掩护,这份真情大义,不是一块玉就可以衡量,他交给她,也只是想证明,他是真心的感激,可是显然,这个女孩品性很好,她并不想让他回报什么……


……


傍晚,苏黎世大学内,法国梧桐树的叶子被风吹的沙沙作响。


“瑾萱,校主任通知所有中国来的学生,全部到操场集合!”


张美丽气喘吁吁的跑到宿舍,对正在看书的沈瑾萱传达校方的旨意。


“集合?为什么呀?”


“不知道,先过去再说!”


“我今天下午又没课,不用去了吧……”


“你不是中国来的吗?”


张美丽不由分说的拽起她的胳膊就往外跑,来到操场边,已经有几十个人站好了队伍,全部是中国来的学生,沈瑾萱郁闷的站到队伍最后一排,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在这个学校留学三年了,还头一回听说要集合,实在令人匪夷所思……


校主任见人已经到齐,便用生硬的中文开始演讲——


“同学们好,把大家召集到这里,是因为我们学校的投资人之一,慕氏家族慕煜城先生要找一位他的旧识,大家不要有什么压力,慕先生找完就走,不会影响大家的学习生活。”


沈瑾萱猛然间听到慕煜城三个字,惊得目瞪口呆,她今天才把东西寄给他,现在他就找到学校了,这下可怎么办才好……


如果让同学们知道当初她在船上跟一个陌生男人有过肌肤之亲,那她简直可以去死了……


“慕先生,所有的中国留学生都在这里,请您过目。”


校主任恭敬的作了个请的手势,沈瑾萱低垂着头,双手无措的十指纠缠,倒是身边的张美丽,惊呼声不断:“哇,竟然有长的这么好看的男人……瑾萱你快看,他长的好帅啊……!”


张美丽扯了扯她的胳膊,完全没注意到好友脸色陡变。


“天哪,这男人长的这么好看,还让不让我们女人活了……”


沈瑾萱耳边议论声不断,但凡女同学,没有一个不在议论,唯独她,像个木乃伊似的低着头一语不发。


呵呵——


张美丽突然抿嘴憋笑了起来,她疑惑的侧目:“你笑什么?”


“这哪是找旧识,简直就是古代的皇帝挑妃嫔嘛……”


沈瑾萱微微抬眸,警惕的往队伍前方望了望,果然看到了一张俊逸的脸,正聚精会神的一排排巡视着,眼看就要到最后一排了,她赶紧低下头,心里默默的祈祷:“认不出我,认不出我,认不出我……”

……




未完待续


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长按扫描下方【二维码】继续阅读~~~




【提示:微信最近正在打击阅读原文跳转引流,安全起见,请暂时不要放置阅读原文链接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什么样的女人,会被男人宠爱一辈子?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